来源:顾欢

“为什么不冲锋?”军官拉开保险,再次问道:“你的同伴们替你赴死,你难道没有一点愧疚吗?懦夫!”

“我……”曾俍止住了,话语似乎卡在了咽喉处,他想说的话,其实已经没有多大意义了,以帝国严苛的律法,下一秒曾俍就会被一支帝国精致的m19制式手枪爆头。

士兵们别过头,忍不住嗤笑了几声,无论在什么时代,懦夫总是被人轻视的对象。

曾俍终于明白了,无论什么冠冕堂皇的理由,军官也不会放过他,而是为了更好的处决,在死亡面前,凸显出他丑陋的本质。

他闭上眼睛准备等死,军官用食指扣住了扳机。

荒原上的风很冷,尤其是秋天的时候,曾俍体内的温度下降到了冰点,连同呼吸都是冷的。

曾俍的战友们移开视线,心里十分惋惜。

“按照帝国宪法第二百七十八条,凡逃兵者,均以叛国罪论处,就地枪决!”军官话音刚落,准备扣动扳机。

“慢着,林琅阁下,我还有话要讲。”一道男人的声音响起,曾俍心底似是被触动了。在他生活的贫民窟对面,是灯火耀眼的富人区,那是贵族施舍于世界的慵懒。

军官顿时停住了,他认出了来者,皱着眉头道:“怎么,叶薛铭士官,你还想保他不成?不是我说,帝国法律有多严格你我又不是不知道。”

“哈,当然不是,我没理由为了一个不认识的士兵牺牲大好前途,我只能说,让这人死了有点便宜他了,现在帝国伤亡率太高了,身为国家士官的我很是心疼啊,比起处死,我有个更好的办法能决定他的去处。”叶薛铭循循善诱,态度温和,完全没有士族子弟的架子。

林琅没什么背景,平民出身的他最仇视的就是贵族,他讨厌贵族插手军政,比如说眼前的叶薛铭,林琅看不起他,除了家族背景,他完全没有作为军人的使命,只是一个借助军队敛财的商人。

但他没有表露出来,混迹政坛十几年的他早已将棱角磨平,只有面对敌人的时候,他才会罕见地亮出獠牙。

林琅故作矜持道:“那士官阁下有何高见呢?既然不处死,那也肯定不能让他好过。”

叶薛铭赞同道:“当然如此,林琅阁下。不如送他去最前线的t-319阵地如何?前面正好缺人。”

林琅点点头:“也好,比起死在自己人手里,不如壮烈的牺牲掉。”

“这样吧,林琅阁下,我把他调遣到最前线的蔷薇师旅,听说那里的每个士兵都活不过十分钟。”叶薛铭说的很是轻松,在曾俍这种没钱没身份没地位的三无青年面前,他显得十分高高在上。

“蔷薇师旅?”林琅忍不住笑了。“那个杂牌军?”

“是啊,蔷薇师旅的唯一作用就是牵制北方人的火力,给我们远征军进攻的时间。”叶薛铭不以为意道,说着瞟了曾俍一眼。

“像他这样的人,去了那里多少能活的有意义一点,不像现在。”叶薛铭眼里流露出嫌恶的情绪。

“好好庆幸吧,小子。”林琅踢了曾俍一脚。

“趁现在,很快你就高兴不起来了。” 林琅手一挥。“206,201,315小队,全部跟上!向隐山,进发!”

部队浩浩荡荡地前进,扬起一片尘埃,曾俍的几个战友拍拍他的肩膀,说了些保重的话,便快速地跟了上去,去往远方天际线边连绵的山脉。

很快,除了曾俍和叶薛铭的部队,再没有其他人了,荒原上空荡荡地少了一大片,刚才热烈的景象。也好像不存在一般。

“尽量让自己变得有用吧,因为我啊,最讨厌不能带来价值的东西了。”叶薛铭看都不看他一眼,说完便离开了。

曾俍还有点摸不清现状,蔷薇师旅什么的在他的印象里很是模糊,他想站起来询问,可士兵们都远远躲着他,窃窃私语地说着什么。

“喂,你,别愣着了,过来!”一个高个子士兵指着曾俍道。

曾俍指指自己,在高个子点头示意后,他走了过来。

高个子问他:“你知不知道自己以后要干什么?”

“去前线打仗?”曾俍不确定地开口道。

“打仗?”高个子和他的几个同伴都笑了起来,挤出一团难看的笑容。

其中一个胖子道:“喂,龙哥,咱也别问他了,这小子什么都不懂啊。”

“就是啊龙哥,这种傻白甜,真的是我们要用的人吗?要不换一个吧,反正去那里的人多了去了,不差他一个。”又一人提议道。

“不行,必须是他。”龙哥摇头。

几人十分不解道:“难道这小子有什么特殊的地方?”

“时间不够了。”龙哥指指手表。

“好吧,小子,听我说,我们需要你的帮助,帮我们干一件事情,我们帮你逃跑。”胖子严肃道,然后指向一人:“沐宣为,给他说明一下情况
“哦,那好,是这样的,你知道铀石矿的事吗?”叫沐宣为的年轻士兵道。

“铀石矿?这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曾俍微微皱眉。帝国的能源塔,修复湾等,所用的都是铀石能源,那是一种放射性极大,却能接近于“永动”的能量,所以极为珍贵,一般的大型矿脉都是由国家严格把控。

“还不懂?你真以为叶薛铭是让你去打仗?醒醒吧,他表面是让你当炮灰,实际上呢,是你让去挖矿挖到死,他好发一比战争财,懂嘛?”沐宣为扶额,对曾俍的智商表示担忧。

曾俍这才恍然大悟,他继续道:“所以我要干什么?”

“叶薛铭家族的勘测团队在边疆附近,发现了一座巨大的铀石矿脉,而他作为家族长子,理所应当的成了这个项目的负责人,但他又不想让帝国政府知道,所以组建了一支叫蔷薇师旅的杂牌军,假意吸引敌方进攻,其真正目的,是窃取宝贵的铀石矿。”

“边疆附近?北方那边难道不知道?”曾俍不信。

“知道又能怎样?有什么事是不能解决的呢?叶薛铭私通北方,双方达成协议,开采出的铀石矿对半分。”胖子慢悠悠道,迷成一条缝的眼里好像能看透什么东西。

最后修改:2021 年 10 月 08 日 06 : 50 P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