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顾欢 (我同学)

曾俍咽下最后一口番薯,他吃得不紧不慢,炮火拉回他的思绪,使他回到了独属于自己的现实。

此时的他正被帝国士兵包围着,士兵们举着枪,彼此间露出嘲弄的表情,曾俍视若无睹。

身为辽余国的一名普通士兵,他当兵不是出于保家卫国的决心,而是在他死后,他的父母能得到一比不菲的抚恤。
对于处于中下层收入的平民,这无疑是赚钱的最快方法,曾俍的两个哥哥全死在战场上,他们的抚恤金供他念完了中学。

那是一段略有幸福的时光。

逃兵 · 上

从小曾俍便对父母没什么感情,他的父亲嗜酒成瘾,当他心情不好时,曾俍难免会受到些皮肉之苦。他的母亲则是个放荡的女人,经常趁着丈夫喝醉时偷偷跑出去,在酒馆里充当妓女,曾俍出去鬼混时曾不止一次地撞见过。

但他并没有告诉父亲,因为他的父亲是个窝囊废,除了打女人和小孩,曾俍想不出他还有其他的本事,就连平时生活的费用,都是蹭着国家的福利和哥哥们的抚恤。

当家里钱不够用了,父亲便开始再次考虑抚恤金的事,就像他的哥哥们那样。今年的春天,曾俍踏上了远征的列车。他回头看向他的父母,他的父亲远远地望着他,没有挥手告别,他穿的礼服格外正式,他的母亲正与一名年轻军官谈笑,看起来很是融洽。曾俍移开目光,为自己即将离开人渣的父母而庆幸。

经过了几个月的训练,曾俍很快便要投入到战场之中。但他很怕死,日日夜夜寝食难安,直到几天前,他趁着战乱躲进尸堆,假死逃走了。

但事与违愿,曾俍在逃走的三天后,迎面撞上了帝国赶赴前线的军队,其中还有曾俍昔日的战友,他很快被指认出来,接着他被团团围住,等待即将到来的惩罚。

一个军官怒气冲冲地走过来,踢倒了他烤番薯的柴堆,军官拔出配枪,指着曾俍的头吼道:“为什么不冲锋?为什么要当逃兵?”

军官的手在颤抖,他无法抑制自己的愤怒,他双目气得赤红,曾俍觉得他随时会开枪。

一望无际的荒原,曾俍没有言语,他抬起头,风迅速吹过,吹起他额边的碎发。有一瞬间军官对视了他的眼睛,他低垂的眉目,疲惫,像层厚厚的死灰。

“为什么不冲锋?”军官拉开保险,再次问道:“你的同伴们替你赴死,你难道没有一点愧疚吗?懦夫!”

Last modification:April 21st, 2021 at 03:12 p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